学生频道

首页 > 学生频道 > 学生风采 学生风采

学生风采 学生风采 返回上页

横眉冷对千夫,时代呼唤斗士
2019-03-22 00:00:00    高三(23)班 张腾予    阅读 4220次

鲁迅和沈从文,一个高举劈向黑暗的启蒙之剑,一个唱着至善至美的人性之歌。在他们的时代,他们用不同的方式呼唤人性之善,传播启蒙之光。即使穿过历史的重重烟云,依旧对当今社会有着巨大的精神价值。但若我做出选择,我呼唤鲁迅前来,原因无他,唯“直”、“锐”二字。

诚然,至善至美的人性之歌需要我们的传唱,但沈从文是谦谦君子,其文字如流水滋润人的心灵,更多的是一种疗愈和感化。如马尔克斯在《百年孤独》中写道:“我愿将所有的仇恨写在冰上,然后等待太阳升起。”但融化的速度和力度显然比不上将其斩碎,如今的时代有太多坚冰等待破除,太多的问题需要我们直面,亦有太多沉睡中的人们亟待鲁迅用利剑来刺醒。

且看今朝:重庆公交车上一女子因过站不让下车而与司机冲突,导致车毁人亡的惨剧;济南公交车上女孩因身体不适为由拒绝让座,竟遭老人殴打。而钢筋铁骨的温室之下,正有太多青年打着“佛系”的旗号好吃懒做,不思进取。

毕淑敏有言:“在该发声时沉默,是一种欺骗。”公交车上,你不敢于发声,就将永远无法发声;你不敢于制止暴行,暴行早晚施诸你身;你不从温室中醒来,与植物人何异?于前二者,需要“直”的鲁迅,倘若鲁迅在当世,怎会如车上众人一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?其必用尽《狂人日记》般的文字,直指不公,直面丑恶,骂得黑暗的影子销声匿迹;于后者,需要“锐”的鲁迅,正因为温柔如水的父母,温柔如水的生活,才滋生了懒惰的滞障。倘若有人以《阿Q正传》的尖锐笔触刺痛他们,是否比和风细雨的人性之美更能动摇人们麻木的根基?

然,鲁迅的直面与尖锐皆来自一颗炙热的心。“我忧心忡忡地看待未来,但仍然满怀美好的希望。”非洲圣人阿尔贝特施韦泽如是,而鲁迅亦如是。因而有了《药》的文末象征民族希望的白花,因而若鲁迅能目睹港中文大学的内地女生怒撕港独海报,并与港独学生展开激辩,他一定会为其叫好。因为在根源上,鲁迅与沈从文相同,即他们的出心都是呼唤美好,但鲁迅选择了以悲唤喜、以忧解乐,其“生于忧患”的爱更加深沉。唯有如此,锋利的剑方闪着人性的光芒;也唯有这样的鲁迅,才更为当代社会所需要。

当然,我更希望的是人人皆为自己的鲁迅,为当代的鲁迅。正如龙应台所云:“社会犹如一个巨大的车轮滚滚向前,但所幸的是总有人将头伸出窗外。”倘若鲁迅先生不能应我们的召唤而来,那也无妨。因为我们人人亦有一颗“横眉冷对千夫”的斗士之心,我们皆可为自己而战,为时代而战。


版权所有Copyright 1999-2016 威海市第一中学 鲁ICP备15001296号-1
地址:山东省威海市高技区文化中路75号 邮编:264200 电话:0631-5819545

鲁ICP备 15001296号
鲁公网安备 37100202000201号